1994

因為張國榮不正常才有《金枝玉葉》


 

六十年代,街頭衣衫襤褸賣花少女,被紳士帶回家教育,搖身一變成為淑女,兩人更相愛起來;故事叫做《窈窕淑女》,主人翁是柯德莉夏萍與力士夏理遜。九十年代,貧民區少女,以賣明星閃咭維生,心中只有一個夢想,就是希望有朝一日接近偶像—— 一對完美無瑕的樂壇情侶。

 

     少女在一次偶然機會下女扮男裝,得以接近這一對偶像情侶,怎料這段看似童話的愛情卻並非如表面般完美,少女心碎之餘便設法去替他們作補救,可是在唱片監製培訓少女(假扮男裝的!)成為歌星的過程中,少女卻愛上了男方……。這名少女便是袁詠儀,而那對樂壇情侶(唱片監製及紅歌星)則分別由張國榮及劉嘉玲演出,故事便是由陳可辛執導的《金枝玉葉》了。

 

《金枝玉葉》的故事是環繞星光熠熠的娛樂圈,而選角方面亦著重演員的星味,這似乎與陳可辛過往以普通小市民,小人物為主的電影如《雙城故事》、《風塵三俠》、《新難兄難弟》甚為不同。陳可辛透露主要是因為張國榮「不正常」!

 

「今次比較不同,是因為先有張國榮,後才有劇本,跟我以往先有劇本才選角的情況不同……。以前我們『度』的劇本都會寫小男人,小人物,但這些都不適合 Leslie 演的。因為以往 Leslie 的許多角色都好抽離,如《阿飛正傳》、《胭脂扣》呀,Leslie給人的印象是演一些不平凡,不那麼正常的人,都是比較luna(深沉),怪怪的性格,跟我以往所拍的角色類型很不同,他不同梁家輝、梁朝偉那麼down to earth(角色比較現實)[草根];所以我們為Leslie度身訂造一個角色,以樂壇做背景,亦都可以順帶反映現在頗瘋狂的樂壇,我們只是輕輕地「玩玩」樂壇,而不是諷刺樂壇。

 

「當初找到Leslie合作,想到這個劇本時,就覺得那少女角色非袁詠儀不可了。因為今次這角色又要扮男仔又要做女仔,有很多個人表演,尤其是喜劇,沒有多少女演員可做得到。而且 Anita 很『細路』,給人『靚妹』的感覺很重,她常以天真去橫行霸道做許多事。在現今電影界是近乎沒有人具有這種quality(氣質),還需要觀眾肯接受,袁詠儀可能是唯一的一個!」陳可辛娓娓道來。就是這樣,這個《窈窕淑女》的香港版故事正式誕生,而袁詠儀便搖身一變成為香港版的柯德莉夏萍!

 

 

陳可辛的金裝豪華荷里活作品

 

倒不知是否因為劇本是以《窈窕淑女》為骨幹,從拍攝現場所見,無論是搭出來或是借用的佈景場地、道具、服裝等都是極盡精美之能事,頗有荷里活電影的味道!例如片中Leslie的家陳設了中西方藝術品,所有傢俬都是由英國入口的古董貨,地板鋪上了雲石;這一切皆由美術指導奚仲文因應陳可辛要求保留自己的風格洋化感覺,再加上奚仲文的美術特色而產生出來的效果。正如陳可辛說:「《金枝玉葉》代表好classic(經典)的愛情片,代表很美,矜貴的東西,事實上電影內的人物都好矜貴。今次我並不是拍一部現代愛情小品,而當係一個basic(基本)好傳統的,童話式的愛情故事,會有一種好grand(豪華),好荷里活的感覺。」

 

  

許願、林憶蓮之戀搬上銀幕 

 

而這部金裝豪華劇又確實名不虛傳,由籌備,選角以至拍攝時候都「新聞多多」。記得拍攝之初,就是因為袁詠儀需要在戲中「反串」,一邊廂便傳出陳可辛笑說:「袁詠儀沒有身材,不需要箍身」,另一邊廂則有袁詠儀反駁:「我都有少少(身材)㗎!」

 

其實為什麼要袁詠儀反串?是否只是為了綽頭?編劇阮世生解釋:「雖然片內 Leslie與嘉玲是一對情侶,但因為Leslie是個很容易與自己的歌星fall in love(戀愛)的人;舉個例子,如果憶蓮是他的歌星,他便會愛上憶蓮,下一個歌星是葉蒨文,他又會喜歡她,所以今次他做嘉玲的唱片監製,他不想再愛上其他女人,於是便不再為女性擔任監製,只會揀男孩子才會做。於是袁詠儀為求親近偶像Leslie與嘉玲,便假扮男孩子去應徵歌手。」阮世生這個解釋倒說明了另一則花邊新聞。話說許願是故事的提供者,故此片中的當紅監製與當紅女歌手之戀令人難免想起許願與林憶蓮的過去式愛情,而有趣的是,許願現在監製的唱片又以男歌星(如風火海)為主。究竟《金枝玉葉》當中有幾多是關於「許林之戀」的成分,似乎阮世生的答案已透露了一二。

 

  

半男半女大混亂

 

剛剛跟「林志穎型」男孩子扮相的袁詠儀相反,在《金枝玉葉》中扮演形象指導的曾志偉卻是頗為「女人型」,染了一頭灰白色頭髮、常常穿上sarong(沙龍裙),作出一些女性化的行為……。原來志偉在戲內飾演一名同性戀者!陳可辛表示:「我想講現代的男人與女人的角色越來越不清晰,已經沒有了100%的男人和100%的女人;男人越來越似女人,女人越來越似男人,可是女性化的男人,或者男性化的女人都並不代表他們是 homosexual(同性戀者),因此這部戲講的並不是homosexual,而是講及很多女性化的男人,或者男性化的女人在不同的階段會懷疑自己是否homosexual 的情況。」

 

 

Leslie「基」的疑雲

 

正因如此,陳可辛不單止利用Leslie在片內保留他一直在電影中表達對男性的自嘲,今次更加入了Leslie在某情況下曾懷疑自己是否同性戀者的元素,「其實我時常在戲內講男人的自責:guilt feeling(內疚感覺),想做個好男人,但其實又並不是好男人。

  

    

例如(《金枝玉葉》內)嘉玲的名字叫玫瑰,又好喜歡玫瑰花,家明(Leslie飾)為了做個負責任的男朋友,就送玫瑰花給嘉玲,而事實上自己一見玫瑰花就敏感得打噴嚏!

 

但是Leslie在男裝袁詠儀身上得到一種從未在嘉玲身上得到的感覺,例如Leslie有很多Phobia(恐懼),其中「困車立」(困在電梯內)Leslie會驚得大叫大嚷,袁詠儀就用很小朋友的方法如唸急口令來令Leslie克服這種恐懼。」

 

袁詠儀種種「天真」行徑令Leslie對身邊這個「靚仔」,由師徒關係變成「死黨」,再由「死黨」變成自己愛上「他」!令到Leslie心想:「大件事,為何自己會愛上男孩子?」還專誠跑去向同性戀者曾志偉求助。而在影片結局(樂壇頒獎禮)中,Leslie便要在嘉玲及袁詠儀兩個女人間作出抉擇。

 


壹本便利

LeslieCheungCyberworld © 2019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