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一分鐘朋友與鴛鴦蝴蝶夢


 

2013-06-21

 

文:葉輝(琴台客聚專欄)

 

這一夜,耳畔響起的是《阿飛正傳》主題曲的背景音樂,然後,梁朝偉出場了,他的唯一任務,恐怕就是透過大氣電波,與不再存在的張國榮深情對話,轉眼已十年,一個猶在喧囂而紛亂的人世,另一個在茫茫時空的另一角度,此刻,誰都只有屏住呼吸,等待偉仔開腔:「十年過去,好想問哥哥一句,你還記不記得我們?」

 

在《阿飛正傳》主題曲的背景音樂底下,每一個人都有點心神不定了,於是,就在那一刻,不期然想起早已不復存在的「一分鐘朋友」,耳畔忽爾聽聞旭仔的話語:「十六號,四月十六號。一九六零年四月十六號下午三點之前的一分鐘你和我在一起,因為你我會記住這一分鐘。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一分鐘的朋友,這是事實,你改變不了,因為已經過去了。」

 

這一分鐘,恍如昨日,也恍如隔世。是梁朝偉平靜但百感交集的聲音:「記得你好喜歡《阿飛正傳》中這一句對白,經過那麼多年時間,我終於明白,也讓我知道,這一分鐘也在進取,這分鐘最掛念誰。有時抬頭看天,找尋沒有腳的小鳥。」

 

誰都不再是黎耀輝或何寶榮了,萬物皆流,無物常駐,在茫茫塵世裡,每一個人都只是朝生暮死的蜉蝣?梁朝偉只好對哥哥說:「要記得的始終都記得,雖然三千多天聽不到你的聲音,但我們都嘗試著抬頭看天空,看看你這位一分鐘朋友。十年沒見,我最想知道的是,你還記得我們嗎?哥哥剛離世不久,有一次我不小心按錯了他的電話號碼,傳來了他熟悉的聲音:請留言。現在,我的手機裡還儲著你當年的手機號。」

 

那一把「好熟悉的聲音」只能用科技留住:「Please leave a message,請留言……」科技真好(儘管往往只是科幻),那就留言吧,梁朝偉於是只好這樣說:「當時我在電話裡留下一句話,我說,不如我們從頭來過。」

 

但已經不可能從頭來過了,那就只好找出《春光乍洩》的DVD,關了燈,在暗室裡從頭看起,重溫影像世界裡的舊夢,看著,看著,都是兩個男子的鴛鴦蝴蝶夢,兩個男子的啼笑姻緣——

 

黎耀輝說:「坐後面吧,後面暗一點。」何寶榮說:「我現在見不得人,對嗎?」黎:「你這樣子見得了人?」何:「噢,你看見了?……你都見到了……」黎:「你要我說甚麼呢?反正都已經被打了。」何:「一場朋友,總可以問候一聲吧……也是因為你啊。知道嗎?」黎:「別賴在我身上……」黎:「你想被人多打一頓吧!要不要我送你回去?」何:「省點吧,你就知道欺負我。」

 


文匯報

LeslieCheungCyberworld © 2019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