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床戲:《風繼續吹》


 

2013-06-28

 

文:葉輝(琴台客聚)

 

話說五年前,梁朝偉曾經在哥哥五周祭上,演唱了哥哥的其中一首名曲《風繼續吹》:「風繼續吹不忍遠離 心裡亦有淚不願流淚望著你 過去多少快樂記憶 何妨與你一起去追 要將憂鬱苦痛洗去 柔情蜜意我願記取 要強忍離情淚 未許它向下垂 愁如鎖 眉頭聚 別離淚始終要下垂」;「我已令你快樂 你也令我癡癡醉 你已在我心 不必再問記著誰 留住眼內每滴淚 為何仍斷續流默默垂」。

 

這樣的一首歌,除了哥哥,也許只有梁朝偉能唱出味道,在歌聲的悠揚與低迴之處,便教人想起一場戲,翻出《春光乍洩》的DVD,關了燈,在暗室裡從頭看起,重溫影像世界裡的舊夢,看著,看著,都是兩個男子的鴛鴦蝴蝶夢,兩個男子的啼笑姻緣,不覺間,看到這的一幕:何寶榮撒嬌,纏著黎耀輝,要跟他睡在一起,兩個男子,從沙發一直糾纏到小床上——

 

黎耀輝:哎哎,幹嘛有床不睡?何寶榮:我鍾意!黎:你覺不覺得兩個人睡一張沙發太擠嗎?何:不覺得啊,我覺得挺舒服的。黎:哎,幹嘛咬我?何:我餓了。黎:你真要睡沙發?何:是啊,幹什麼?黎:那我到床上去睡。何:別說話了,睡吧。黎:要不你睡床,我睡沙發?何:你嘮嘮叨叨幹嘛嗎!黎:我睡床。何:你不是那麼沒人情味的吧?黎:都話過床太小了!何:我睡你上邊就不小了……

 

黎:你別搞我……何:我搞你?你別搞我呀!來,親一下,睡吧!黎:好啦好啦好啦。何:別碰我的手啊,痛呀!

 

一起唱《風繼續吹》吧,一起想念故人吧,有緣,或無緣,都一起忘掉吧,或如偉仔所言:「風繼續吹,我們不忍你離去,我們miss you much。我們知道你嘅心願就是做導演,今晚,我們全場所有觀眾,一起做你的演員,我們一起將手上的燭光點起,將舞台交給你……」

 

或者在這個時候,最好讓回憶退回暗室,重溫光影裡的一場從此不再的舊夢—某一天早上,何寶榮心血來潮,拉著黎耀輝去跑步,那個早上真是冷死了,黎耀輝跟在何寶榮後面,跑了不一會,都冷壞了,回家後,黎耀輝病了,何寶榮猶在撒嬌——

何寶榮:誰知道你這麼弱啊,一下就病了。你點呀,能不能起來啊……黎耀輝:幹嘛?何:煮飯啊……我都兩天沒吃飯了,餓死了……黎:你還是不是人啊!要病人起床做飯給你吃!

 

咆哮完了,黎耀輝還是就裹著一張氈,死死地氣,走到廚房,給何寶榮做飯……那真是永恆的一幕,表面生氣,心裡有愛。如此這般,愛就好了,倒不必管今後有緣,還是無緣。那就不如一起唱一首歌吧:「我已令你快樂 你也令我癡癡醉 你已在我心 不必再問記著誰 留住眼內每滴淚 為何仍斷續流默默垂」。 


別了,永遠的何寶榮。

 

別了,永遠的黎耀輝。

 


文匯報

LeslieCheungCyberworld © 2019 , All Rights Reserved